联系我们

如果您想进一步了解皮肤病人工智能辅助诊疗综合平台的行业解决方案,
请留下您的联系方式,我们将有专人与您接洽:

0/500
X

行医笔记:毛发老化的六大表现

2018/08/17

随着人均寿命延长和老年人群增多,与老龄有关的毛发改变越来越常见,它们由毛囊老化所致,同时受遗传和环境因素的影响,总体表现为黑素细胞功能和毛发生成减少。本文介绍了老年人中常见的毛发疾病,包括雄激素性脱发、老年性脱发、前额纤维化脱发和头皮脓疱糜烂性皮病等。

1. 雄激素性脱发

雄激素性脱发(Androgenetic alopecia)是最常见的脱发类型,以毛囊进行性微型化为特征,患病率随年龄增长而不断升高。男性最初表现为双额颞部发际线后退,然后头顶毛发弥漫性稀疏,逐渐发展为秃顶,最终秃顶与后退的发际线融合(见图 1)。在秃发斑上出现多发性日光角化病和日光性雀斑极为常见,也可继发鳞癌。

1.jpg

图 1. 男性雄激素性脱发(图片来源:Hillmer AM 等 2001)

女性型脱发表现为头顶毛发弥漫性稀疏,越靠近前发际约明显,呈圣诞树模式,但通常保留前发际(见图 2)。男性患者的治疗方法为口服非那雄胺和外用米诺地尔,女性为外用米诺地尔。

2.jpg

图 2. 女性型雄激素性脱发,Ludwig I 型(图片来源:Wolff H 等 2016)

2. 老年性脱发

老年性脱发(Senile alopecia)为发生于 50 岁以上老年人的非雄激素介导的脱发,表现为头发和体毛缓慢进行性、弥漫性稀疏,两性均可受累。与雄激素性脱发不同,老年性脱发不表现为秃发,而是整个头皮毛发弥漫性变稀,但雄激素性脱发与老年性脱发也可重叠。

3. 前额纤维化脱发

前额纤维化脱发(Frontal fibrosing alopecia)通常发生于 60 岁以上的绝经后妇女,也有发生于男性的报告。它是一种以淋巴细胞浸润为特征的原发性瘢痕性脱发,有人认为是毛发扁平苔藓的变型之一。

临床表现为额颞或额顶部前发际后退,形似玩偶洋娃娃的发际,还可出现眉毛脱落、毛囊周围红斑和毛囊角化过度(见图 3~4)。在原发际线处残留的孤立性终毛是诊断本病的线索之一,称为孤独毛发征。可尝试使用糖皮质激素、抗疟药、非那雄胺、米诺地尔、多西环素和外用钙调磷酸酶抑制剂进行治疗。

3.jpg

图 3.(a)女性前额纤维化脱发表现为前发际后退和眉毛脱落;(b)组织病理显示毛囊周围炎症和纤维化(图片来源:Harries MJ 等 2016)

4.jpg

图 4. 合并雄激素性脱发的男性前额纤维化脱发(图片来源:da Silva Libório R 等 2018)

4. 头皮脓疱糜烂性皮病

头皮脓疱糜烂性皮病(Erosive pustular dermatosis of the scalp)是一种罕见的慢性炎症性皮肤病,以头皮反复糜烂、黄色或黄褐色厚痂和脓疱为特征(见图 5),在数年至数年期间内导致瘢痕性脱发。本病最常发生于老年人光损伤或老化的头皮上,也有带状疱疹诱发本病的报告。治疗措施包括外用糖皮质激素、他克莫司、卡泊三醇和光动力疗法。

5.jpg

图 5. 头皮脓疱糜烂性皮病(图片来源:Maddy AJ 等 2018)

5. 体毛脱落

女性绝经后的激素水平变化还可对体毛产生显著的影响,毛发脱落最常见于腋窝和耻区,其次为小腿和股部,并逐渐变细和灰白。颏部或上唇等面部毛发增多。有人总结出了老年妇女的两种体毛脱落模式,一种为以下半身为主的全身体毛脱落,另一种为女性型脱发伴面部毛发增多。

6. 白发

毛发色素减少通常是老化的最早征象之一,随着年龄增长,毛囊休止期延长,生长期黑素合成也不再活跃,由于头发颜色主要取决于黑素的存在与否,黑素减少导致头发灰白、暗淡或白发。毛发老化受到内外因素的影响,内在性老化使毛发变得暗淡、灰白、稀疏和脆弱,外源性因素如日晒、摩擦使毛发变得干燥、粗糙、末端分裂开叉。

参考文献

[1]  Maddy AJ, Tosti A. Hair and nail diseases in the mature patient. Clin Dermatol, 2018, 36(2):159-166.

[2]  Hillmer AM, Kruse R, Betz RC, et al. Variant 1859 G-->A (Arg620 Gln) of the "hairless" gene: absence of association with papular atrichia or androgenic alopecia. Am J Hum Genet, 2001, 69(1):235-237.

[3]  Wolff H, Fischer TW, Blume-Peytavi U. The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of Hair and Scalp Diseases. Dtsch Arztebl Int, 2016, 113(21):377-386.

[4]  Harries MJ, Wong S, Farrant P. Frontal Fibrosing Alopecia and Increased Scalp Sweating: Is Neurogenic Inflammation the Common Link? Skin Appendage Disord, 2016, 1(4):179-184.

[5]   da Silva Libório R, Trüeb RM. Case Report of Connubial Frontal Fibrosing Alopecia. Int J Trichology, 2018, 10(2):76-79.

0